<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1.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2.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3. 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双 > 郡王以色侍妻 >  郡王以色侍妻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郡王以色侍妻目录  下一页

    郡王以色侍妻  第23页    作者:叶双

      若是换了从前,皇上在听了他喊冤后,定会相信他,让事情过去,可如今竟然是让自己自证,显然已经怀疑上他了。

      身在官场,没有?#35828;?#25163;是干净的,若是真的细究,他的确犯下了许多的罪,但是他忠心耿耿伺候皇上这么多年,如今便因为这些奏章被一笔勾消吗?

      吴阁老有些失态的愕然抬头,直到对上皇帝那晦?#30340;?#26126;的双眸,他这才惊觉不妥,连忙又低头应诺。

      这些该死的朝?#24049;?#30343;上,难道以为他是泥捏的人吗?

      经营了这么久,朝中大半的势力都是他的,连兵部也安插了他的人,若非贵妃娘娘一直没有生下?#39318;櫻?#20182;怎会这样伏?#22949;?#23567;?

      不过昨天贵妃娘娘让人将喜讯传回府中,他就盘算着是否该将计划提前,看样子他是得好好?#34987;被?#20102;。

      不是濒死了吗?怎么可能还能策动这一切?

      这是吴阁老多想了,还是她真的又被骗了?

      接到消息的云氏心中狐疑,脸色深沉,一抹不祥的预感袭上了心头,让她不?#21916;?#21160;着手中的佛珠。

      虽说现在庸郡王府的大权已经落在沐琅寰的手中,可她到底经营了这么多年,照理说什么事不应该瞒得了她。

      但若宁莫北的伤势真的有了起色,而她被蒙在鼓里,她真要心惊他们小俩口究竟还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做了多少的暗事。

      想到这里,云氏又想起那日沐琅寰捧到她眼前的玉牌,心下悚然一惊。

      该不会早年她所做的事被翻找了出来?

      想到这里,云?#26174;?#20063;坐不住了,她急急的起身,若不是季嬷嬷在一旁伺候着,只怕她连鞋都忘了趿。

      看惯了云氏那运筹帷幄的镇定模样,季嬷嬷哪里见过她这样惊慌失惜,她一边上前搀扶,一边急急问道:「老夫人,你这是怎么了?#20426;?br />
      这年头,他们这些签了身契的下?#35828;?#21629;就是系在主子的身上,若是主子不好了,他们就会更不好。

      「快,咱们去瞧瞧宁莫北是不是真的昏迷不醒。」

      若一切真如她所想,只怕她多年的谋算不但要成空,便连亲生儿子的前程?#23478;?#20445;不住了。

      想到这里,她浑身颤栗不止。

      就知道宁莫北是只养不熟的白眼狼,竟然胆?#20197;?#32972;后谋算她,早知道?#32972;?#23601;该早早送他去和他爹娘团聚。

      「老夫人,你这究竟是怎么了?#20426;?br />
      「?#19968;?#30097;王爷早就醒了!」

      宁莫?#34987;?#36855;不醒,让她与吴阁老都放松了戒备,没想到因此给了那小崽子机会,锁了空子,?#34987;?#20102;这一?#23567;?br />
      不过倒也不要紧,反正她一贯是贤名在外的,就算吴阁老真的倒了,那火也烧不到她的头上。

      想到这里,云?#26174;?#26412;疾行的步伐缓了下来,本想掉头回自己的院子,可终于压不下心头的那股不愤,还是缓缓地往主院踱去。

      一夜辗转,并未入眠,直到天微微翻起鱼?#21069;祝?#22806;头还没消息传来,沐琅寰满心担忧地起身梳洗。

      才简单打理好自己,春雨便进来禀道:「老夫人来了,说这次一定要见到王爷。」

      话音方落,外面就传来一阵重重的脚步声令

      沐琅寰不慌不忙地端着碗用早膳,看着云氏一进屋子便径自去了里间。

      掀开软?#20445;?#27067;上空无一人,云氏惊讶地四处寻找?#27425;?#25152;得,又从里间走了出来,再也无力维持平素的慈蔼,瞪着沐娘寰怒声质问道:「莫北呢?#20426;?br />
      放下碗筷,沐琅寰慢条斯理的从春风的手中接过帕子拭了?#20040;?#35282;,然后优雅的起身,将云老夫人让到美人榻上坐下,这才淡淡回道:「王爷出门办事去了,也多亏了华大夫,费了千辛万苦,总算是将王爷给救了回来。」

      见她原就精致的脸?#29992;?#20102;上回瞧见的苍白,眉宇之间更透着一股子喜气,云氏的手忍不住一抖,更加气怒地道:「这样的好事,怎么没人告诉我,是真心不将我当成长辈了吗?!」

      想到自己不知道吃了多少闷亏,这对一向顺风顺水的她压根就是一种污辱。

      沐娘寰浅笑,亲手给云氏泡了茶,缓缓地道:「因为?#34987;?#26410;到,没告诉老夫人,是怕坏了事,还望老夫人恕罪,再说了,最近王爷被狙?#20445;?#24046;点没了命,也让我们不得不小心行事,这点老夫人应该可以理解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20426;?#20113;氏听出她的弦外之音,瞪着她的眸光又锐利几分。

      沐琅寰笑着与云氏对视。「倒也没有什么意思,只不过最近外头乱得很,老夫人就放心待在院子里头,不要随意走动,事情很快便要尘埃落定了,等到王爷办完了外头的事后,自?#25442;?#21435;向老夫人请安的。」

      「你这是想要幽禁我吗?#20426;?#20113;氏不满怒喝。

      但沐琅寰依旧浅笑以对,「老夫人做错了什么需要被幽禁吗?只是请老夫人安心在院子里头休息罢了,至于咱们的家事,等到国事处理完后,王爷自?#25442;?#19982;你说个清楚明?#20303;!?#22905;气定神闲的说完,然后扬声吩咐道:「春阳,送老夫人回院子去休息,不准任何人打扰,也让大夫人、二夫人和大爷、二爷们一起到明慈堂,好好休息几天吧!」

      沐琅寰的几个丫鬟,早就看云氏仗着抚育之恩,便与儿子、儿媳在府里头作威作福很是不满,一听到吩咐,立刻欢快地答应了一声。

      沐琅寰怎敢这样?#21709;瑁?#21482;怕她的手中已经掌握了所有关于她做下那些事的罪证,再也不怕人说他们夫妻忘恩负义,她的一时贪念,造就了今日之患,可偏偏?#20174;只?#20043;晚矣。

      云氏看着她那双晶亮的眼阵,想到?#35828;?#24180;大伯和大嫂是如何死的,霎时整个身体如置冰窖。

      季嬷嬷瞧着云氏铁青的脸色,她的神情也变得十分凝重,她想扶云氏起身,云氏却脚下一软,重新跌回榻上。

      季嬷嬷和丫鬟连忙一左一右搀扶起云氏,可她才走了几步,整个人忽然之间倒了下去。

      屋子里顿时乱了起来。

      下人慌忙请来大夫,折腾了好一阵子,云氏才缓过一口气,下人急忙又抬来肩舆,将云氏搬回她自个儿的院?#26377;?#24687;。

      第9章(1)

      二更天的梆子声划破了宁静的幽夜。

      沐琅寰知道宁莫北今日应该不会回来,但她还是辗转难眠。

      虽然春雨一直劝她要?#22235;?#33258;己的身子和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只要一想到宁莫北在外头可能面临的危险,她就怎么也睡不着。

      谁知道,窗外突然传来了细碎的声响,她连忙起身?#21015;?#20415;见宁莫北一身是血的从窗外钻了进来。

      她的心猛地一窒,深吸了一口气,也不再迎向他,迳自转身往内室走去。

      胸臆中回荡的惊惧让她怒气横生,她紧抿着唇,什么话也不说的就躺上了榻。

      宁莫北怔怔地看着她的?#20174;Γ?#22905;这是……生气了?

      她刚嫁进郡王府?#20445;?#26080;论碰到什么事,脸上总是挂着一抹得体的笑,但他知道那不过是她在尽一个做妻子的本分,并非真心与自己相处。

      可随着他的伤癒,他能感觉到她在他面前愈?#20174;敢?#23637;露真实的情绪,这让他感到?#32769;玻?#36825;代表她是?#25954;?#19982;他真心相守了吧。

      他与她,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会过得很开心吧!

      想到这里,宁莫北那刀雕斧凿似的俊颜闪过了一丝心满意足的笑意,然后他重拾往日的痞样,钻上了榻上背对着他的沐琅寰。

      她正在气他不懂得保护自己,总是带着一身的伤和血回来,便使劲挣扎着。「别……也不怕伤了肚子里的孩子。」

      ?#36127;擼 ?#27792;琅寰不悦地轻哼一声,虽不挣扎了,可是却怎么样也不愿回头?#27492;?#35201;是轻易就原谅他,下回他只怕还是不会记取教训。

      「这不是我的血,方才府里头遭贼了,这是贼?#35828;难?#22240;为太急着见你了,这才没有梳洗便过来了。」

      闻言,沐琅寰惊讶地猛地坐起身来,那?#33268;?#30340;动作?#35834;?#23425;莫北心头一惊,深怕会?#35828;?#23401;子,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院子里入贼了,?#20197;?#20040;没听到响动?#20426;?br />
      「是婶娘让人放进来的,不过?#20197;?#24819;过她会有这一招,让人随时盯着,刺客一进门宁谨?#22836;?#29616;了,一番折腾后,正好来个瓮中捉鳖。」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24085;?/b> 简璎 ?#37027;?/b>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29467;?/b>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2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35745;?#35780;论等,都是?#19978;不?#21494;双的作品<<郡王以色侍妻>>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

    浙江体彩大乐透

      <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1.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2.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1. <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2.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3.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4. 快3彩票软件破解版 快乐时时彩走势图 走势图投注 乒乓球大魔王视频 重庆时时彩欢乐生肖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 追组三 推牌九绝技视频 通比牛牛棋牌游戏官网 易发真人龙虎斗 七乐彩走势图带连线图 2011网球比分 2019内部资料一波中特 8月21的大乐透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