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1.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2.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3. 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双 > 郡王以色侍妻 >  郡王以色侍妻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郡王以色侍妻目录  下一页

    郡王以色侍妻  第22页    作者:叶双

      「嗯,我也想你了。」

      要是以前,沐琅寰听到他这么说,必定马上没好气地啐他一口,可如今她却只觉得自己的心海荡出一道轻漪,情不自禁地也想让他知道自个儿对他的心意。

      闻言,宁莫北原本幽深的眸子在转瞬之间灿亮了起来,比之黑夜之中的繁?#21069;?#28857;不逊色,那光芒让沐琅寰瞧着忍不住痴了。

      他向来见着的她都是处事明快,个性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哪里曾见过她如今这副含羞带怯的模样,顿时一阵心猿意马,完全忘了自己该要说服她让他偷溜出去,布置些事情。

      既然知道了幕后之人,宁莫北定不会放?#25991;?#20154;继续过着位高权重的好日子,素来看着那人是个成稳持重的,却没想到他的心?#24049;偷?#23376;这么大,还隐藏得那么深。

      诛杀?#26159;?#22269;戚,还不只一回?这得要有多肥的胆子才能做出这样的谋划来?

      四眸相对,瞧着他那一时明、一时暗的眸光,以沐浪寰的灵巧自是瞧出了他有话要说,便主动问道:「你想干什么?」

      她瞧着他的心不在焉,立即猜出他只怕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将前尘往事做一个了断。

      迎上沐琅寰清澈的亮眸,即使她的语气带着几分质问,但是不可否认的,她能一眼看穿自己的想法,还是让他的心里起了一阵的雀跃。

      只有用了心的,才能轻易的猜出他的盘算和心思。

      他坐正了身子,神情严肃地道:「我晚上得出去一趟。」他得溜进宫里头布置一番。

      这几年吴阁老顺风顺水的,在朝中是一呼百应,也养成了他不容他人违逆、妄自尊大的毛病,总觉得自己发话朝中众臣都该依附于他,便连皇上?#23478;?#31036;让他几分。

      这是他观察了吴阁老许久才得出的结论,而他也认定了自己不会看错。

      这样的人一旦被激怒,便会做出不可挽回的错事。

      碍于吴阁老如今在朝中的地位,他相信就算将所有的证据都摊出来,可毕竟是十几年前的旧事了,而他?#21482;?#22909;端?#35828;幕?#30528;,只怕皇上会想着息事宁人。

      所以他得逼着吴阁老反,只要他反了,就不怕皇上还想护着他。

      还好这几年他在皇上面前得脸,对于宫里的曲曲折折也知道了不少,他盘算的这个计划,得有一点助力。

      就他所知,吴贵妃这几年仗着她爹在朝堂的势力,没少与皇后争锋,若是皇后知?#28010;?#30340;想法,想必会愿意助他一臂之力。

      沐琅寰也跟着坐了起来。「你的伤口还没好全,何必这样心急呢?」

      虽然沐琅寰也将云氏和吴阁老恨得牙痒痒的,恨不得早日让他们得到应有的?#22836;#?#21487;是现在她更在乎的是他的身子,毕竟她这次被结结实实的吓了一回,可不想再有第二回了。

      「不用担心我,我的伤早已无碍。」

      他这段时间藏着、躲着,不过是想待在她身边,陪陪她和肚子里的孩子,也顺便思索自己该怎么做才能一击必中,不让吴阁老再有任何可以挽回的机会。

      沐琅寰想了想,倒也不再坚持,「你去做你想做的事,?#19968;?#23432;好自己和孩子的。」

      虽然她依然满腹忧心,但是她的族人与他爹娘的死都与吴阁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25285;?#26082;是共同的敌人,她也没道理再拦着他。

      望着他那终于不再惨白的脸庞,沐琅寰把玩着他里衣上的布扣,语气淡然地又道:「我不阻止你去做你想做的事,但你得保全好你自己,否则?#19968;?#24102;着肚子里的孩子改嫁。」

      以前是拿着嫁妆改嫁,现在是揣着孩子改嫁,虽然明知?#28010;?#36825;么说只是为了让自己更珍视生命,可是宁莫北还是气急败?#25285;?#20294;他又舍不得说她一句不是,只能无可奈何的瞪着她。

      迎上他瞪着自己的炽热目光,沐踉寰突然伸手从榻边的柜子上拿了一个盒子递给了他。

      宁莫北接了过来,不解地问道:「这是……」

      她没有回答,只是用眼神示意他自己打开来看,只见他的神情随着看过的东西愈多,也变得越发沉重。

      「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你以为我祖父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吗?他既恨吴阁老入骨,只要任何有关于他的罪证都不会放过,之前不提,只是还不到?#23454;?#30340;时机罢了。」

      望着这些东西,宁莫北对自己心里头的盘算又多了几分的把握,他就不信这?#20301;?#36924;不出吴阁老的?#20146;右?#24515;。

      第8章(2)

      要?#21697;?#19968;个妄自尊大的人其实很简单!

      从宁莫北夜探皇宫出来后的第一天早朝开始,所有言官和监察使弹劾的奏章就如漫天飞雪一般?#19978;?#30343;上的金?#28014;?br />
      早朝也跟着响起了此起彼落的直谏言论,全都直指吴阁老结党营私,刚愎自用,不将皇上放在眼里。

      吴阁老跪在群臣的最前面,似乎并不惊讶,也不想装出惊讶的样子,只是眼神平淡地直视着病得虚弱的皇上。

      皇帝显得相当激动,嘴唇微微颤抖着,在他心目中,吴阁老向来是个能臣,很得他的重用,他也很信任他,可他却没有想到,私底下的吴阁老跟大义凛然一点也沾不上边,甚至还为了自己的权势,不?#27515;?#27665;百姓的死活。

      皇帝虽已渐年迈,身体也不是很好,却是一个?#31034;?#25152;以对于这些有证有据的指控,自然是深恶痛绝。

      他将成堆的奏章往前一推,那些奏章就哗啦啦地散在吴阁老身侧。

      「看看这些罪状,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直到这个时候,吴阁老还是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便是皇上盛怒,对他来说都只是小菜一碟。

      做了臣?#24189;?#20040;多年,他很清楚皇上的脾性,若是那操纵一切的人以为这样就能扳倒他,实在太天真了。

      吴阁老冷冷地勾起唇角,随意捡起一本奏章,翻开来读着。

      本来还有些气定神闲的他,在细细读完奏章后,后?#23576;?#28183;出了冷汗。

      读完了一本,他再读一本,等他读完了三本以后,虽然面上的镇定不变,但心中却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原以为不过是?#30196;?#33021;翻出来的都是一些不痛不痒的旧帐,可他没想到奏章里头的这些指陈竟然都是真的,而?#26131;?#26729;件件都是针对皇上性子里的?#24405;?#20043;心来的。若是心里没有成算,为?#31283;?#25351;铁矿的开釆?

      若是心里没有成算,为何勾连兵部?

      若是心里没有成算,那司礼监为何又和他交好?

      光是这三顶,就足以挑弄皇上对他的猜疑,这幕后操纵一切的人真是下了一个狠手。

      他这几年之所以能一呼百?#25285;?#38752;的就是皇上对他的信任,这样的信任一旦有所动揺,那么吴家倾家覆灭的日子很快就会来了。

      会是谁呢?

      眯着眼,吴阁老不动声色的?#32933;?#37329;殿上成列的文武百官,要说是一向与他不合的方阁老,那也不对。

      因为这些奏章的每一个陈述皆是有证有据的,若是方阁老手头上有这些证据,又如何肯让自己打压他那么多年?

      究竟是谁,会在这个时候把他所有眛着良心做过的事全都掀出来呢?

      吴阁老想了半天,觉得唯一可能的人便是宁莫北,可他不是还没醒来,只差一步就要去见阎王了吗?

      难不成宁莫北的昏迷是假的,当真是他在后头操纵了这一切?

      吴阁老思绪飞快翻转,面上却不显,结结实实地向皇帝磕了一个响头,朗声喊冤,「皇上,这一切都是污蔑啊……这是有心人想置老臣于万劫不复之地啊!皇上明察……老臣对皇上一向忠心耿耿,从无二心!」

      皇帝瞧着吴阁老喊冤的模样,抿唇不语,大殿上,忽然被一片窒?#35828;?#23490;静笼罩,吴阁老见状,心也止不住地下沉。

      皇帝虽然很想立刻撒了他的官职,却也知道以他的地位,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过这是他头一回察觉到吴阁老的胆子真养肥了,若把这样的臣子留给自己的儿子用,只怕他就会把持朝政,只?#32456;?#22825;了。

      「既然爱卿说你是冤枉的,那么朕给你十日的时间为自己?#27492;?#28165;?#20303;!?br />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37027;?/b> 艾?#21182;?/b>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2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35745;?#35780;论等,都是?#19978;不?#21494;双的作品<<郡王以色侍妻>>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

    浙江体彩大乐透

      <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1.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2.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1. <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2.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3.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4. 甘肃11选5走势图甘 微信销售体彩 娱乐平台 广西快乐十分复式投注 舟山飞鱼走势怎么看 法甲大牌球星 街机捕鱼单机版 深圳风采2019093 辛运28国家开 qq一天刮刮乐 特码资料 辽宁快乐12官方下载 香港六合六合图库平台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软件 足彩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