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1.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2.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3. 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双 > 郡王以色侍妻 >  郡王以色侍妻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郡王以色侍妻目录  下一页

    郡王以色侍妻  第19页    作者:叶双

      原来,这就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啊!

      他迫切的想要抚上她的脸颊,却发现自己连抬手的力气也没?#23567;?br />
      「寰寰……」

      就算用尽了力气,喊出来的声音也只像呢喃,但沐琅寰听到了,她欣喜地抬眸,与他四目相对,她菱唇微颤,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是一声轻泣先一步逸出。

      他瞧过许许多多样貌的沐琅寰,张扬的、恣意的、谋算的……可就是没有瞧过哭泣的她,如今见了,他才知?#28010;?#30340;泪不用多,只消一滴就能让他的心像被人生生剜着一样的疼。

      「别……别哭……」尽管宁莫北每说一个字气力便少一分,但他依不顾一切的说道:「我不……会……让……你孤单一?#35828;摹?br />
      闻言,沐琅寰的眼泪掉得更凶,尽管从嫁进郡王府后,他就没让她受过委屈,待她也好得很,可她?#29992;?#30456;信他对自己是真心的,她一直认为这桩婚姻不过就是一场交易,直到现在……

      即使他身受重伤,却仍只顾着她,她的心有了一丝甜,但也酸得厉害。

      她倾身向前,本想抱着他,但他身上的伤实在太多了,她担心弄得他更疼,只好脸颊与他紧紧相贴,听着彼?#35828;?#21628;吸声,这般互相依靠,痛苦中又异常平静,彷佛只要他们在一起,就什么都不必害怕。

      真希望就一直这样下去……

      感觉到他的气息愈来愈微弱,她本想着细声安慰他,鼓励他撑下去,可是脱口而出的话却变得有些恶狠狠的,「我警告你,你最好给?#39029;?#36807;去,要是你死了,我立刻带着我的嫁妆改嫁给别的男人!」

      一听,宁莫北着急了,不知从哪里来的精神,怒着一张脸瞪着她,虎吼一声,「不准!」

      「要是不准,你就给我好好地活着,活到咱?#21069;?#21457;苍苍,再也没人肯要我为止!」

      沐琅寰握着他手的力道更紧了,她可以感觉到他的手愈来愈冰冷。

      「不准嫁给别人,你是我的!」他急急地说道,紧接着又粗喘着气。

      瞧着他那紧张又认真的模样,她的心一缩一缩的,泛着尖锐的疼。

      她早该如此,早该放下尊?#24076;?#19981;顾一切的听凭自己的感觉,接纳他的。

      宁莫北看向她,努力扯出一抹一如往常的痞笑,?#32435;?#30340;目光却越发沉静情人,「汝之所去,吾之将往。今日盟约,击掌为?#27169; ?#35828;着,他奋力抬起另―只手,轻拍了她的掌心三下。「寰寰,无论我去了哪里,?#21494;?#20250;等着你……无论何时,此约无改。」

      沐琅寰看着宁莫北的目光黯淡下去,直到他紧紧地闭上眼睛,她的眼泪涌在腮边,整个人彷佛静立了一般,不会喘息,不会动弹,一直凝望着他,有一度她耳边传来吵杂的声音,可渐渐的那声音也远去,她的眼中只有他。

      而后屋子里好像进来了人,要将她拉离开,可是她却紧紧地拉着宁莫北的手不放,只要不放手,他就不会离她远去,所以她不能放,最后?#20999;?#20154;似乎也放弃了,拿她没有办法,任她靠在榻边的一角,怔怔地望着再也不肯睁眼的宁莫北……

      他不可以这样!

      凭什么莫名其妙勾动了她的心弦,却又这么不负责任的想要扔下她。

      他难道不知道若是他现在走了,她以寡妇的身分待在庸郡王府得有多艰难吗?望着那气息微弱得几乎像是没有起伏的胸膛,向来胸有成竹的沐琅寰此刻慌得像是个迷途的小娃娃。

      寰寰,行不行?

      那好听的声音就像用琴瑟弹奏出来的一般,沉幽得能勾动人心里隐藏得最深的情?#23567;?br />
      寰寰,信我一次,我必不负你。

      那时她嗤之以鼻。

      如里寰寰愿意等我,我就会早些回来。

      那时她心绪不好,只是?#34920;?#20102;他一眼。

      寰寰不知道,你?#19981;?#23601;是我?#19981;叮不?#20160;么就告诉我,我想办法替你弄回来。无论我去了哪里,?#21494;?#20250;等着你……无论何时,此约无改。

      脑海中不断地回响着他之前曾经在耳鬓?#22235;?#26102;,在她耳际呢喃的?#20999;?#35805;,那时她嗤之以鼻,不愿相信半分,可如今却觉得?#20999;?#35805;重中之重,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一直以为她不可能会爱上他,却不知道自己早?#35328;?#20182;的嘻笑痴缠之下动了心。

      华大夫来给宁莫北看过伤口之后,她才知晓,狙杀他们的?#20999;?#21050;客在?#37117;?#19978;抹了毒,如今虽然血止住了,毒却不好清干净,他的伤口肿起来,身子一直发着高热,现在高热总算是退了,却依旧昏迷着。

      望着沐琅寰那满怀希望的眼神,华大夫的神情有些?#20102;福?#22905;没开口问,但心中却已知最坏的结果。

      这样不声不响地躺着,连粥和药都灌不下去,他到底还能支撑几日,她虽不是大夫,却也看得清楚。

      可她心里总是有一丝感觉,只要她说说他想听的话,骂骂他的没脸没皮,有一天他就会睁开眼睛看?#27492;?br />
      可无论她多努力,床上的人依旧一动也不动,只有那轻浅微弱的呼息证明他还活着。

      过了好一会儿,沐?#19978;?#19978;前将沐琅寰拉离开床榻边,扯着她到一旁的美人榻坐下,接过了春雨手中的粥,硬是塞进她的手里,命令道:「吃!」

      瞧着沐琅寰像鬼一样憔悴苍白的模样,沐?#19978;己?#26159;心疼,她就不懂了,不过这么短的时间,为何她那个总是让人觉得?#21709;?#39134;扬的妹妹就完全变了个样子?

      听说庸郡王遭到狙杀、伤重昏迷的消息时,祖父也是急得不得了,当下就要来郡王府看看,但是被她给?#30333;?#20102;,她先来瞧瞧情况再说。

      瞧着三妹现在这要死不活的样子,她不免庆?#19968;?#22909;没让祖父过来,要不然祖父只怕会气死。

      「?#39029;?#19981;下……」沐琅寰有气无力地道。宁莫北一天不醒,她就一天无法安下心来,吃不下也睡不着。

      「吃不下你也得吃,要不然你没有力气守着他。」沐?#19978;?#19981;舍地骂道。

      她昨天到了郡王府,便见识到云氏那几乎监?#24433;?#26469;主院打探消息的阵仗,心中暗叹她这个庶妹真的不容易。

      旁人瞧她先是沐家的守灶女,钱权在握,却?#29992;?#30631;见她为了家族的生意几乎彻夜不眠的劳心劳力。

      直到妹妹高嫁进了庸郡王府,她本以为妹妹能过几天舒心的日子,那回回门,她亲眼瞧见外表风流无双的王爷注视着妹妹时的深情款款,虽然妹妹总说他们之间的婚事不过是一场利益交换,可她还是暗暗希望妹妹能够放下那该死的理智,好好接受他对她的疼宠。

      摸了摸自己已经显怀的肚子,若非妹?#20204;?#20102;名医替她调养身子,这个孩子只怕不会这么轻易就托生到她的肚子里,也因为怀了身孕,她终于在夫家站稳了脚步。

      这些都是妹妹默默为她做的,可偏偏她是个没用的,妹妹现在最需要人帮助时,她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只能这样陪着她,看顾着她的吃喝休息,免得伤了身子的根本。

      「大姊,以前,我总觉得他很?#22330;?br />
      每日没脸没皮的缠着,让她恨不得把他暴揍一顿,可如今?#27492;?#20960;无生息地躺在床上,她的心又狠狠?#23601;?#30528;。

      为了松快一下气氛,沐?#19978;?#25925;意打趣道:「你有觉得谁不烦吗?」

      她这个妹妹性子过于清冷,倒还真没有什么?#22235;?#35753;她觉得不烦的。

      「现在觉得就算他?#24120;?#21482;要能醒来便好。」

      ?#24178;笛就罰?#21482;有真心?#19981;?#19978;一个人,才会觉得他处处都是好的,便是原本讨人厌的地方?#19981;?#35273;得挺好的。」

      「嗯……」沐琅寰勾唇而笑,?#20999;?#23558;她衬得更加柔弱,「我也觉得自己是这样。」

      她向来坦然大方,既然已经确认自己的心思,自然不会遮遮掩掩的,承认得很干脆。

      ?#25913;?#25509;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沐?#19978;?#38382;,嘴朝着后院的方向努了努,她指的是云氏。

      虽说妹妹是明媒正娶进郡王府的,但到底不到半年的时间,根基不稳,又无子嗣,若是云氏有意刁难,只怕日?#21491;?#19981;好过。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21988;?#23451;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9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19978;不?#21494;双的作品<<郡王以色侍妻>>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

    浙江体彩大乐透

      <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1.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2.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1. <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2.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3.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4. 排球之窗微信公众号怎么申请 半全场分析方法 青海快三走试图 云南快乐10分钟 x香港赛马会官方网站 坚持复式投注 意甲联赛总进球纪录 彩票黑龙江22选5开奖查询结果 幸运赛车过滤 新疆25选7中奖规则 极速快3是哪个彩票公司 围棋棋盘纵横多少条线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近500期七乐彩走势图 湖北快三走势图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