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1.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2.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3. 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双 > 郡王以色侍妻 >  郡王以色侍妻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郡王以色侍妻目录  下一页

    郡王以色侍妻  第17页    作者:叶双

      「没有,不过每回去姥姥家的时候,看大嫂她们管家,娘也让我跟着她们学了几回。」何青衣的语气有些骄傲,还刻意挺起了胸膛,彷佛自己真是打理内宅的能手。

      「不是说妹妹没能力,只是看你身边的丫鬟嬷嬷都是单纯的,只怕也不是能办事的。」

      「这个姊姊倒是可以放心,虽然何家不是大户人家,但是我娘的娘?#20197;?#22993;娘们出嫁时,都会给几个会理事的嬷?#20013;?#21161;姑娘们打理,云家是我的外家,自然也可以去求几个能干的。」

      「是这样吗?那婶娘当初也有这样的嬷嬷陪来郡王府吗?」

      「自然也是有的,当初因为是嫁到郡王府,所以跟来了三个,不过后来婶娘用不着那么多,打算放出去,最后好像就都回到云家做事了。」

      闻言,沐琅寰眸中精光忽闪,随即掩去,倒也没有刻意再和何青衣打听什么。其实知道这些就够了!

      依云氏的心计,当初若是这些人帮她办过事,她绝对不可能会放她们出去,反正只要送回云家,身契捏在主子手里,谁也不会无事乱嚼舌根。

      若是想要打探十几年前的旧事,只怕还要从回到云家的嬷嬷那里下手,至于季嬷嬷,倒也是可以用心的对象。

      听说季嬷嬷有个儿子挺好赌的,季嬷嬷这些年攒下来的银钱全被儿子给输得差不多了,季嬷嬷只有这么一个命根子,若是拿捏住了,也不?#24405;?#23351;嬷不?#27492;?br />
      只要撒下去的网子够大,就不怕捞不着鱼。

      更何况,她?#20658;?#26085;?#20011;?#25746;下了饵,做了亏心事的人总是心虚的,她相信若是当年的事是云氏的手笔,她总会有所动作。

      沐琅寰脑袋瓜子里想着事情,嘴里则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何青衣聊着,总不好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就立刻走人。

      等到聊得差不多了,想到何青衣竟然会下手「偷」宁莫北的玉佩,她索性吩?#26469;?#38632;她们开了库房,挑些款式漂亮、新颖的首饰给何青衣送去。

      其实,宁莫北也是个眼利心黑的,他说的没错,若是云氏那里防备得太严密,何青衣这样口无遮拦的性子,的确会是很好的突破口,这不,几句话就让她找着了方向。

      可她终究不如宁莫北是个一心黑到底的?#19968;錚?#20498;也不好意思利用了人,就把人丢着不管,给她送些值钱的物件,权当是补贴她一点嫁妆,也算对她的补偿吧,否则到时若是东窗事发,只怕云氏会将气出在何青衣身上。

      她倒不是心慈手软,却也希望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将造成何青衣的损害减到最低,她毕竟什么都不知道,是无辜的。

      天色有些昏暗,?#32773;?#30340;马蹄声在官道上响起。

      宁莫北坐在马?#36947;?#38381;目?#20102;迹?#25163;中把玩的正是他这几天奉了皇命出京办事,刚好在一个铺子里瞧着的一块璞玉。

      只瞧了那么几眼,他便知道这是块色泽沉厚、?#23454;?#28201;润的好玉。

      然后,他想起了他娘送给他爹的那块玉,心里便盘算着自己也要送块特别的玉佩给沐琅寰做纪念,便将其给买了下来。

      只不过该打磨个什么呢?

      宁莫北正想得入神,马车突然剧烈一晃,他立即皱起?#32426;?#26397;着车外伺候的宁谨?#23454;潰骸?#24590;么回事?」

      还没等到回答,马车外就传来一阵兵刃交击的声响。

      宁莫北立刻抬手掀帘,入眼的就是自己带着的人正和一群黑衣人陷入了混战。

      只是略扫一眼,他便知今日只怕是一场苦战了。

      世人从来只以为他是学问好,因为在皇上的眼里他就是个文臣,但其实早年他更喜习武,练就了一身的好武功。

      眼见自己的人落了下风,宁莫北的睡心泛起了一股子的冷意。

      据说当年他爹也是在奉旨出门办差的时候遇上了马贼,才会因此丧命,如今他也是出京办差,同样被人拦截在这官道之上,瞧着这些黑衣?#35828;?#27494;功并非泛泛,再加上人数众多,自己的?#22918;丫?#22810;有死伤,若是他真是手无缚鸡之辈,只怕也要像他爹一样横尸?#23478;?#20102;。

      多么诡异的相似啊!

      要他相信这只是巧?#24076;?#37027;是绝对不能的。

      想?#27492;?#21644;沐琅寰使出的打草惊蛇之计,如今已然起了作用,当年的幕后黑手知?#28010;?#20204;在调査这件事,已是坐不住了,才会迫不及待的想在他?#24904;?#20140;之前就除掉他。

      他是没想到那些人会这?#32431;?#23601;有所行动,不过他也早就预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当皇上表示要他外出办事时,他便着手做了?#25165;擰?br />
      现下他倒也不担心,虽然敌众我寡,但能随他出门的都是宁死不屈、百里挑一的好手,若是齐心阻挡,也能撑上一撑。

      第6章(2)

      一直在外头护卫着的宁谨,肩?#21545;?#24050;被砍出一道又宽又深的口子,一见宁莫北跳下了马车,他连忙跃身上前,护在自家主子身前,急急说道:「王爷快?#19979;?#36710;,刀枪不长眼,到时若是伤了,属下就是万死也不能赎其罪的。」

      「本郡王也很久没练练手了,再说他们人多势众,我与其待在车子里头,等着变成被捉的鳖,还不如下来杀一个算一个。」

      重临他爹的境遇,宁莫北的心头汹涌而出的是一股子愤怒和恨意。

      虽说他现在还不能找到与云氏勾结的人是谁,但既然这些人是那人派来的,若是不亲手杀几个,也太对不起自己和父亲了。

      血债就必须血偿!

      「王爷乃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不如您先走,由属下们断后。」宁谨哪里可能眼看着自家主子身陷险境,心急的又?#21834;?br />
      虽然刺客的身手不错,可是他们这些亲卫也不是省油的灯,便是不能全身而退,但为主子争取离开的时间还是能够做到的。

      「你觉得你家主子是贪生怕死之辈吗?」宁莫北冷冷地扫了还想再劝的宁谨一眼。

      那森冷的目光让宁谨连忙噤声,只能眼睁睁看着宁莫北宛若苍鹰一般拔地而起,眨眼就落在几丈之外,本来拿在手中?#27492;品?#38597;的扇子,刷地开出一个漂亮的弧型。

      虽然宁莫北的护卫武功不弱,可架不住对方来的人多,再加上他们的身手也不差,便以为自己已是胜券在?#30504;?#36731;敌的心思油然而生,见宁莫北手持一柄精致的摺扇便想与他们拼斗,为?#23383;?#20154;顿时笑了开来。

      「这位公子,咱们手里拿的可都是真刀真枪的,你当是办家家吗?拿把扇子来跟我们打?」

      此言一出,其他黑衣人也跟着大声哄笑着。

      「我想等一下你应?#27809;?#24076;望我是在办家家。」

      没理会那些黑衣?#35828;?#32827;笑,宁莫北沉声说完后,右手便精准的往上一挑,这样的轻挑其实看不出什么劲道,可是离宁莫北最近的那个黑衣?#35828;?#33046;子上?#20011;?#24320;了一条血口子,正噗哧噗哧往外冒着血。

      见状,周遭的气氛顿时一凝,黑衣人纷纷敛起了笑意,严阵以待。

      为?#23383;?#20154;见宁莫北那快如闪电般的速度,不由得暗暗倒抽一口气。

      若不是仗着人多,面对这些护卫,只怕他们也要陷入苦战,如今这个?#27492;迫?#24369;的富家公子哥儿,只是这样淡谈地一挑手,就了结了他一个属下的命,如此深不可测的身手,怎不教他心惊?

      不过他们听命办事的,可不能就这样落荒而逃,况且最让习武之人心喜的,是遇到一个强劲的对手,于是为?#23383;?#20154;神情一凛,沉声喝道:「大伙儿上!」

      他手一挥,众黑衣人便?#21487;?#21069;,顿时刀剑相击的声音又此起彼落的响起。虽说宁莫北的身手的确不错,可是架不住黑衣人众多,渐渐的宁莫北的身上也多了不少血痕,原本簇新的衣裳染了斑斑血迹。

      即使因为他的加入,地上黑衣?#35828;?#23608;?#23383;?#28176;增加,可是不只是护卫,便连他的喘息声也越发粗了。

      这几年的养尊处优让他的体力差了许多,望着还剩十余个黑衣人,本该专心杀敌的他,竟想起了还在郡王府里的沐琅寰。

      没想到?#20011;?#20102;千辛万苦,细细谋算了许久,才让她名正言顺地成为自己的妻,还没能将她的心给?#31456;?#20303;,又遭遇此劫。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37027;?/b>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7页?#20011;?#26356;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35745;?#35780;论等,都是?#19978;不?#21494;双的作品<<郡王以色侍妻>>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

    浙江体彩大乐透

      <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1.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2.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1. <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2.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3.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4. 七星彩走势图近260期 okooo澳客网 吉林11选5几点开始 qq三张牌没了 体彩大乐透二等奖号码 组选王体彩p3预测分析 体彩十二生肖时时彩 pc蛋蛋网络赌博 悦榕庄娱乐城网址 新浪彩票无线会员日 11选5万能八码复式中 福彩3d选号技巧 安徽快3时时彩网 快乐十分开奖实时 波叔一波中特彩图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