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1.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2.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3. 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双 > 郡王以色侍妻 >  郡王以色侍妻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郡王以色侍妻目录  下一页

    郡王以色侍妻  第13页    作者:叶双

      「老夫人,这是我们小辈该做的,不过就是几万两银子的事情,您别放在心上,好好安心享福吧。」沐琅寰语气温和,态度却坚持。

      她所说的话、所做的事,都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就是因为这样,云氏倒有些不知道怎么应变了,都是她那两个不争气的媳妇儿惹的祸,她都还没布置好,就急吼吼地将事情给掀了出来。

      不过云氏转念一想,罢了,反正这几年庸郡王府的艰难大家也都看在眼底,就算在?#26159;?#22269;戚的圈子里头掉点面子,倒也没什么。

      搞不好,还是一段佳话呢!

      第5章(1)

      沐琅寰今儿个忙了一天,本就疲累至极,也没等宁莫北回来,就躺上了床呼呼大睡。

      谁知道到了二更天,众人好梦正酣的时候,以为直接宿在宫里的宁莫北不但视?#22909;?#19978;的大锁于无物,起身一跃便进了院子,一进屋就挥退了守夜的春阳,蹲在榻旁,瞧着沐琅寰的睡容,扰人清梦的连声低喊。

      他的语气幽幽,带着无限的哀怨,又在这深夜之中响起,无端让人觉得惊悚。

      沐琅寰本不是浅眠的人,所以那低?#21543;?#21021;?#36744;?#27809;有发挥作用,可是宁莫北却不死心,彷佛今儿个不和她说句话便不肯罢休一般,?#20013;?#22320;唤个不停。

      终于,睡得正熟的人儿被吵了起来,昏昏沉沉间,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却也没理会吵?#35828;?#23425;莫北。

      「寰寰,对不起,我知道不该吵醒你,可是我想你陪我说说话。」

      这可怜兮兮的语气终于让沐琅寰醒过神来,但紧跟着睡眠被打断的怒火开始在她的胸臆间烧着,她微眯起凤眼,蹭蹭地射出了火光。

      他不知道自己被他拖进了这个泥坑,每日殚精竭虑地想着要怎么还郡王府一片请静,己经很累了吗?好不容易他没回来,不会缠着她,她还能不抓准机会睡个饱觉?

      「不说,睡觉!」被吵醒的沐琅寰心情很不好,语气更是不好。

      寻常男人听了,怕是会觉得没有面子,甚至可能大发脾气,可是宁莫北从来都不是那种骄傲过了头的大男人,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在心爱的女人面前需要维持自己的骄傲,尤其是在面对沐琅寰这种傲气的姑娘,硬碰硬只会适得其反,这是他这些日子与她相处下来的心得。

      于是他更加可怜的哀求道:「寰寰,陪我说说吧……」还自动自发上了榻,捱在她身边,那模样活像只小流浪狗,瞧着就有些可怜。

      沐琅寰深吸?#19997;?#27668;,闭了闭眼,试图平息心中奔腾的怒气和不知所措,对于和她想像中完全不同的宁莫北,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对待。

      虽不至于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地步,可是基本上他是纵着她的,她想怎么做他从不插手,也不曾多说什么。

      再者,他待她很是敬重,除了夜里的痴缠,他没有通房小妾,府里的仆妇下人他也早就下了严令,让他们唯自己的命令是从。

      他的尊重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他既尊重她,那她也不会对他视而不见。

      「你究竟怎么了?」

      眼见那?#30828;?#27700;眸被怒火烧得晶亮,又缓缓归于平静,宁莫北心中的爱怜又添了几分。

      既然她已经醒了,又愿意与他说话,他也老实不客气地褪去了外衣,?#32531;?#19978;了榻,很自然地将她给拥在?#25345;小?br />
      瞧着他行云流水的一连串举动,沐琅寰有些没好气地翻了个大白眼。

      有时候,她真觉得他将她当成了布娃娃,想抱就抱、想揣就揣。

      「我知道你最近私底下让人收婶娘典出去的东西。」

      「嗯。」

      这事她有向他提过,虽然他不赞同花那么多的银子去赎东西,这跟将白花花的银两送到云氏手中没?#35835;?#26679;,但她相当坚持,他便随她去了,前两天也顺口?#24895;懶说?#19979;的人,让他们若是瞧见典出去的东西,便可出手赎回来。

      装穷是一回事,虽说用了她多少的嫁妆,以后他不只会如数补上,还要加成,但他却瞧不得她在那儿忙得团团转,而他在一旁负手纳凉。

      「今儿个下头的人拿了一件婶娘典出去的东西给我,是一块成色翠绿的玉?#30130;?#19978;头还精雕着一棵老松。」

      乍看到那东西时,他?#28857;读?#35768;?#26790;?#27861;回神,而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愚昧。他怎么会以为婶娘只是贪婪,并没有怀着什么狠毒的心思,没想到十年,十年他才知道自己到?#23376;?#22810;天真。

      「这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其实沐琅寰是故意将话说得那么轻省的,因为她感觉到他今日是真的心绪不佳,不似平常的举动,总有几分作戏的成分,她不?#36291;?#24819;让他放松一点。

      「可是这赎回来的东西,早就不该存在在庸郡王府,如今却从婶娘的手里典了出去。」

      能管理沐家偌大的产业,沐琅寰自然也不是一个笨的,将他的话和他今日的表现一联想,脑中灵光一闪,有些惊讶的问道:「难不成这东西是你爹的?」

      就她所知,他爹是在他十岁那年奉了皇命外出办事,结果一去不回,说是遇上了马贼,那群马贼?#20013;子?#24717;,还没?#20154;?#29241;表明身分,就已经下了杀手。

      若这东西真是前庸郡王所有,只怕早已经被马贼瓜分得干干净净了,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老夫?#35828;?#25163;里呢?

      这么一想,只怕他爹遇刺一事,和老夫人脱不了关系。

      想通了这个关键,沐琅寰看向宁莫北的眼神忍不住带了几?#33267;?#24796;,虽说他与他婶娘并不亲近,可如果他爹的死和云氏有关系,那他离认贼作母也不差了。

      跟她说话就是舒心,他说一,她就能反三,每回他都与有荣焉,但这回他的心间泛着强烈的哀伤,就连勾勾唇角的力气都没?#23567;?br />
      即使屋内漆黑一片,只有窗外射入的一点月光,她瞧不见他的脸色,却能感受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哀痛。

      「那是我娘亲自寻访的好玉,上头的老松是我娘亲自绘了再请匠人刻上去的,我爹拿到时爱不释手,自此不让那块玉佩离身。」

      听他说着话,突然间,沐琅寰的心因为他语气中那份难掩的悲痛微微地缩了一下。

      她向来不擅长安慰人,有些不知所措,她静静地待在他的怀里思索了片刻,伸?#21482;?#20303;了他的腰。「其?#30340;?#19981;能怪你的,由古?#20004;瘢?#35748;贼作父的人还少了吗?你不过是一?#21271;幻杀?#32610;了,算不上什么。」

      这样的安慰干巴巴的,一点都不能触动人心,可若再加上她主动环上他那劲实窄腰的动作,就足够让他觉得心暖。

      「寰寰,你觉得,若是爹的死不是意外,那么娘的死呢?」

      乍见那块爹娘定情的玉佩,初初的震惊过后,宁莫北便开始努力思索着前?#23601;?#20107;。

      他娘虽然个性柔弱,却将他当成心肝般的疼爱,像娘这样出身大家的女子,又怎会如此禁受不住打击?

      如果他爹的死有隐情,那娘的呢?

      「这事倒不好断言,?#20204;?#20320;娘的个性,但仅仅凭着一块玉佩,是不会有人说实话的,也不会有人相信我们的话。」

      「我真没想过人心可以这么狠,那咱们要怎样才能让他们说实话呢?」心满意足的环着沐琅寰,宁莫北喃喃低问,还很自然地说出了「咱们」这两个字,在他心里,他早已将她视为自己人。「吓啊!」

      与人相处,不外乎就是威?#24067;?#21033;诱,再不然便是?#39029;?#25932;?#31181;?#21629;的弱点,这些手段只要拿捏得好,通常都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寰寰,你想不想知道当年的真相?」

      当然想啊,怎么不想,是人都有好竒心,她也不例外。

      只是听着他的语气透出几许贼诈,沐琅寰决定在他面前要更谨言慎行一些,免得稍一不注意就着了他的道,于是她紧抿着唇,并未马上回话。

      宁莫北却紧了紧环着她的?#30452;郟?#35821;气很幽怨的说道:「寰寰……这些后宅里的事我一个大男人实在不好多管,我是这么想的,这还得你帮我。」
    欢迎您?#26790;?#28010;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37027;?/b>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3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图片、评论等,都是?#19978;不?#21494;双的作品<<郡王以色侍妻>>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

    浙江体彩大乐透

      <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1.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2.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1. <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2.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3.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4. 365彩票官网 体育彩票走势图大乐透 彩票开奖2019116 通比牛牛游戏大厅下载手机版 澳洲幸运8是什么彩票 今晚正版香港特码资料 福彩东方6十1预测专家 免费两码中特 七乐彩走势图齐鲁风采 中国牛彩彩搞网 新疆35选7开奖 300期排列三走势图 北京赛车大小怎么看 浙江20选5开奖时间 体育彩票销售如何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