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1.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2.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3. 首页 > 作家列表 > 叶双 > 郡王以色侍妻 >  郡王以色侍妻TXT全本下载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郡王以色侍妻目录  下一页

    郡王以色侍妻  第12页    作者:叶双

      「为了这么个女人,把自己置于险境,值得吗?」

      「自然值得。」

      说不上是一见钟情,可是无论是成亲前或成亲后,每见沐琅寰一回,他就越发觉得自己更在意她一些。

      想到能为她做点事,就算冒点风险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对她倒真是情深意重了,瞧你这模样,我真要怀疑其?#30340;?#20250;娶她不是被你婶娘算计了,而是你算计了你的婶娘。」邢天官虽说是怀疑,但心头却极为肯定。

      他认识宁大哥七、八年了,?#29992;?#35265;过他将哪个姑娘放在心上过,如今,他不但连听到关于沐琅寰的闲话?#23478;?#26495;着脸,甚至还宁愿自己置身险地,也要为沐家挑翻了吴阁老,要说不是筹谋已久,谁信?

      「自然是的,这世上能算计得上我的,她还不够格。」

      邢天官定定的看着宁莫北,现在的他散发出一股耀眼的自信,哪里还有半点在沐琅寰面前那种可怜兮兮的穷光蛋形象,就是这样的真男人,才值得旁人追随,就连他,不也是忍不住被他吸引,从而上了他这?#20197;?#33337;吗?

      只是可怜了沐琅寰,也不知道从多久以前便被人给惦?#20146;?#20102;。

      睁眼望着拔步床顶上的雕花,沐琅寰真的有一?#32622;?#33579;然的感觉。

      如今的日子和她想像的完全不一样。

      她以为宁莫北既是被逼着娶了她,心中必定会积累一些愤懑与不平,对她应该也不会多在乎,顶多隔三差五的一起吃个饭,十天半个月同个房,免得仆佣们对他们的关系有臆测。

      但其实就算不同房,她也无所谓,反正生不生嫡子对她来说也不重要,她有银钱傍身,就不会任人拿捏。

      可是?#24433;?#22530;那天开始她便?#37026;?#35266;察过,他对她就没?#26032;?#20986;过一丝丝的鄙夷和不耐。

      奇怪的是,她还常常能在他那双幽深的眸子里看到似是赞赏的光彩,而通常这是他刚好遇着了她在和?#20540;?#19979;的商行管事议事的时候。

      像他那种?#26159;?#22269;戚,哪个不是被养成视金银如无物的性子,说银子得多俗气啊,偏偏他好似一点也不在乎自己钻在钱眼里,反而还很欣赏她?

      更让她觉得?#33368;?#25152;思的是他对她的痴缠,成亲后,他不但每日晌午必回院子同她一起用膳,晚膳更不用说了,就连夜里也总是要闹着她和他行周公之礼。

      这样一个盛名在外的男人有着这样的行为,是正常的吗?

      至少她就觉得?#24515;?#37324;怪怪的,可是她即便想破了头,也想不出?#20365;?#30340;所在,更不晓得她该如何应对。

      沐琅寰一边思索着,双手一边下意识地拨弄着手里盆中开着团团紫红色花朵的名品牡丹,魏紫。

      ?#19981;?#30340;她头一回没有了欣赏的兴致,她有些?#21507;輳?#21487;又不知道这样的情绪所为何来。

      随着思绪翻转,那股子?#21507;?#36234;发强烈,她的手不自觉的稍一用力,原本盛开的魏紫竟被从花茎处折断。

      她有些愕然地看着手中已经离了茎的紫红牡丹,丁点也不心疼几百两的银子就这么被她毁了,反而自嘲一笑。

      她这是怎么了?不过是个男人罢了,值得她这么烦心吗?

      有这个时间,不如想想正事,今年南方的水稻因为多雨的关系,收成怕是不?#33579;?#22905;该思索出一个办法,在调节粮价之余,又能尽量平抑物价,使黎民百姓少受点苦。

      她将花盆放到一旁,?#31181;?#36731;轻敲着整块黄梨花木细雕出来的桌子,脑中才刚有了些许的计较,春雨便疾步走了进来。

      春雨向来是个不慌不躁的性子,如今这模样,只怕是有事了,沐琅寰心中才闪过这个念头,春雨已经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

      闻言,沐娘寰先是一怔,随即笑了起来。

      她还没想好怎么对?#23545;?#27663;和她两个媳妇,她们又出招了。

      正?#33579;?#22905;也坐得懒了,是时候起来走动走动。

      在几个仆妇丫鬟的簇拥下,沐琅?#22659;?#30528;明?#24525;?#19981;疾不徐的走去。

      路上,春雨俐落地将自己打探出来的消息告诉沐琅寰,「老夫人房里的古董真是少了,不过不是变卖了给二爷买屋,而是送到咱们家做聘礼了。」

      议婚之时,庸郡王可是送了一百二十抬的聘礼,那些聘礼虽说该有的都不缺,可是沐琅寰知道那只是?#27599;?#30340;,真正的价值连她嫁妆的一半都不到,那时祖父想着反正他们沐家最不缺的便是银子,也没去计较这些。

      原来,云氏的后招在这儿啊!

      两个媳妇抱了架,是因为云氏的偏心。

      怎么个偏心呢?

      云氏屋子里许多值钱的物件不置而飞,李氏发现了之后,以为云氏将钱财拿去补贴较不成材的二爷,李氏心生不?#33579;?#21050;了汪氏几句。

      汪氏没拿到?#20040;Γ?#21448;被人这么冤枉,这不就掐起了架来,还好是云氏身旁的季嬷嬷来得快,虽然两人掐得?#36335;?#20081;了,头发散了,可到底没有什么实质的伤害。

      接下来那些东西的去处便清楚了,宁莫北那一百二十抬嫁妆是云氏暗中典当了许多体己珍宝才凑起来的,要不是两媳妇闹了起来,众人都还被蒙在鼓里。

      这事怎么办?难不成还要将聘礼还回去?

      春雨想着王妃刚嫁过来,王府就出了这样的难题,着实担心。

      可沐琅寰略微一想,心便通透了,这不过是老夫人吃定了她不会让这事伤了郡王府的名声,想让她拿出嫁妆填补的一个计谋罢了。

      反正她典了什么东西出去,那是她自个儿说的,谁又知道到底有没有?到?#34987;?#19981;是任她漫天喊价,要是不给钱赎回,便坐实了他们这些小辈的不孝,觊觎老人家的私房,这话要是传出去,宁莫?#26412;?#30495;不要做人了。

      要银子,她自然是有的,给她们也不是不可以,可这事不能做得不动声色,既然云氏吃定了她不敢将这事闹将开来,那她就不但要闹,还要?#20540;?#20154;尽皆知。

      云氏既然想要慈的名声,她不介意为宁莫北也捞回一个孝的好名。

      她心里盘算的是要如何?#27809;?#23558;云氏一家人弄出府去,要说云氏和宁家两?#20540;?#22312;郡王府外也不是没有家宅,只不过待在这里能搜刮到的油水更多,如果能在他们伸手的时候打?#27492;?#20204;,让他们不?#20197;?#24453;下来,才是她的最终目标。

      思索间,她来到了明?#24525;?#21069;,让随侍的丫鬟婆子在外头候着,领着春雨进了院子,守门的丫鬟掀了帘,就见云氏有些萎靡不振地坐在罗汉榻上,?#34507;的?#27882;。

      几个急步上前,沐琅寰连忙柔声间道:「老夫人这是怎么了?是碰着了什么糟心事,快说出来给?#26029;?#22919;知道。」

      听到她的话,云氏蓦地抬头,脸上一片惊愕,彷佛这才发现她的到来,有些欲?#25970;终?#30340;掩饰自己方才的落泪,?#24904;?#26080;事地说道:「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府里的事都打理完了?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但也不能为了我这个老婆子耽误了正事。」

      「这府里的事是杂,但是哪样也没有老夫人重要,我刚才听说了大堂嫂和二堂嫂好像?#33267;说?#19981;愉快,这才急着过来瞧瞧。」

      「哪有什么不愉快,不过是有些小口?#21069;?#20102;,没什么大事,你也不用?#20013;?#22312;这种琐碎的事情上头。」

      「怎么能说是小事呢?老夫?#35828;?#20107;就是大事,我也是刚知道郡王府的用度竟然艰难成这个样子,若是?#20197;?#30693;道,就不会让祖父那样张扬了,还累得老夫?#35828;?#25343;出自己的私房来贴补,老夫人对我们那么?#33579;?#25105;们若是还眼睁睁地瞧着老夫人过得不舒?#27169;?#37027;怎?#27492;?#26159;人呢?」

      「傻?#23601;罰?#36825;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北哥儿是我一手照?#39034;?#22823;的,跟我的亲儿?#21491;?#19981;差了,别的就不说了,便是?#22812;?#21334;铁,我也得让他娶个称心如意的媳妇儿啊!」

      「老夫人,你放?#27169;?#20320;典出去的东西,我已经让外头的管事去寻了,无论什么价儿,?#26029;?#22919;定不会让老夫人吃亏的。」

      云氏没想到她的动作那么快,有些失措的轻喝道:「不?#26082;ィ ?br />
      这事要是传出去,虽说能让她有些?#35753;?#20197;后可以压得住宁莫北夫妻俩,可庸郡王府以前是如何的?#36824;笠不?#34987;人重新想起,这家底可是禁不住?#35828;模?#21040;时候若是有了什么流言,只怕她也讨不了好。
    欢迎您访问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

     
     

    言情小说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37027;?/b>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第12页已经更新并由网友上传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本书的文字、?#35745;?#35780;论等,都是?#19978;不?#21494;双的作品<<郡王以色侍妻>>的网友FANS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阅读更多小说请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说阅读网首页!

    浙江体彩大乐透

      <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1.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2.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1. <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pre></output>
        <tt id="yljob"></tt><var id="yljob"><object id="yljob"><em id="yljob"></em></object></var><output id="yljob"><pre id="yljob"><dd id="yljob"></dd></pre></output>
      2. <output id="yljob"><wbr id="yljob"></wbr></output>
        <meter id="yljob"><delect id="yljob"><source id="yljob"></source></delect></meter>

      3. <mark id="yljob"><button id="yljob"><address id="yljob"></address></button></mark>
      4. 甘肃快三走势图分布图 百家樂第三张牌规则 广东36选7好彩3开奖奖金多少 彩票官网源代码开奖器 江苏体育彩票 香港赛马会猜肖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手机版 六肖中特100元多少倍 下载上海快三软件 3d试机号今天查询今晚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推荐官方网站下载 体育彩票销售许可证 14场胜负彩奖金查询 三肖中特论坛 南粤26选5